雨滴滴落青青草原

夜雨诗意

不知道历史学家有没有查过,有多少乌云密布的雨夜,悄悄地改变了中国历史的步伐。将军舒眉了,谋士自侮了,君王息怒了,英豪冷静了,侠客止步了,战鼓停息了,骏马回槽了,刀刃入鞘了,奏章中断了,敕令收回了,船楫下锚了,酒气消退了,狂欢消解了,呼吸匀停了,心律平缓了。

                          ——《文化苦旅》余秋雨

【毒秀】花灯

露白点燃了一盏花灯,纤纤指尖轻轻推开粉嫩的莲花纸边,摇曳的烛光便随着万千灯火与同落入波光粼粼的河溪中的星辉一同流向河的另一边。崭新的衣边静静拂在地上,露白呆呆地托腮望着周围结队的行人们或祝福或虔诚地将花灯推送入河中。今天是鬼节,人们在为那些已离开人世的游魂们送行,点燃花灯置入河中为他们照亮回家的路,据说,迷茫的游魂会拾起这些灯火,接着向未知的远方前行。
露白此时也迷失了方向,今天二师姐带她难得一次趁七秀坊比赛出来游玩,人流湍急,灯火通明的街市上叫卖声此起彼伏,她一时不知怎么的,就离开了二师姐的身边。迷糊着左右寻着二师姐也就走到这座桥附近,听闻到小贩们叫卖的故事,露白摸摸自己的身上的几个铜板又看了...

年练

#一篇完整世界观设定的架空文#
#两千字以上#

—以上要求,完毕—

-你终会遇其所愿。

神站在云巅,你听到它这样对你说。
纤细的白雾萦绕,天使吹起金色号角。你抬起你那卑微的头颅,望见覆盖苍穹的绿叶轻轻摇曳。
叶子逆光的阴影映入眸中。
突兀地回忆起那所深埋于心的希冀。

-啊啊,神。厌世之人——也能得到他所愿得到的吗?

 
黑与白的光影交织,讲台上高高在上的人指着你,声音支离破碎,你清晰地看清了他每一个扭曲得有些滑稽的表情。瞪起的眼睛像是鼓起的金鱼眼,气得通红的脸庞,厚厚的嘴唇在不停蠕动。
——嘛,也许是对叛逆的孩子喋喋不休的咒骂。
不过没关系。
你怪异得像是吱吱叫的老鼠在微笑。
没关系的,再多...

最近幻听越来越严重了。』

工作,吃饭,逛街以至于睡觉前,我的耳边一直时不时出现幻听。

也许是呼喊我的、人们的交谈、建筑的拆迁、一阵阵的抽啼……

一切都很糟糕。

大脑时不时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每次瘫倒在地,眼前一片模糊,只能感觉到虚弱地嗡鸣声。

……

然后,我终是再次听到了那天使号角的奏响。

© 墨与青灰 | Powered by LOFTER